牛佛古镇

  作者:阿冬   发布:2013-08-29 10:57   围观:   抢沙发  

20120110092557____11 20120110092653____7 20120110095852____12 20120110092521____9

牛佛镇位于四川盆地南沿,沱江中下游,自贡市大安区东部,介于东经105º01´~105º03´,北纬29º21´~29º22´之间。东与内江市隆昌县桂花井乡、黄家镇接壤,南与大安区回龙镇、沿滩区瓦市镇相邻,西与大安区新店乡、何市镇相交,北与大安区庙坝镇、永嘉乡相连,幅员面积75.65平方公里。下属33个行政村,2个场镇社区居委会。2006年,镇域人口21355户,70936人。牛佛镇自古以来就是沱江流域重要的交通口岸和著名商埠,目前依然是川南最大的集镇之一。1994年被列为四川省首批小城镇建设试点镇;1995年被列为国家级小城镇建设试点镇;2003年被列为四川省首批小城镇建设重点镇。“九街十八巷,中间有个鸭儿凼,五省八庙七栅子,河北老街隔河望。”这则民谣生动而形象地概括了牛佛镇历史上的规模和格局。

(一)

远在东汉时期,牛佛地区就是重要的人类聚居地。从双河村考古发现的东汉崖墓群宏大的建筑规模和精湛的雕刻工艺可知,东汉时期牛佛地区已具有较高的生产力水平和繁荣的社会经济。据文献记载,北周武帝天和二年(567),划江阳县北部富世盐井及附近地区设雒源郡及富世县,牛佛地区为富世县所辖。唐太宗贞观二十三年(649),避太宗李世民讳,改富世县为富义县。宋太祖乾德四年(966),以富义县掌煎盐,升为富义监,隶于梓州(潼川)府路。宋太宗太平兴国元年(976年),避太宗赵光义讳,改富义监为富顺监。其时,牛佛为同下州富顺监十三镇之一,名为高市。明初,镇因渡口而得名。沱江西岸,一山耸峙,势颇雄壮,逼临江水,浑若牛形,名牛王山。山腰天然石窟处建寺庙,塑佛像,山下渡口遂名牛佛渡,更镇名为牛佛。清代,称为“在城乡上东路牛佛渡保”。民国初年,称为牛佛渡团。民国23年(1934)恢复牛佛镇建制。1950年,富顺县建立区级“共产党工作委员会”(简称“区工委”),牛佛为第三区工委。1955年11月,富顺县进行区乡合并,正式设立牛佛区,区治牛佛镇。1994年撤牛佛乡、沱湾乡,1995年撤永新乡,合并到牛佛镇。2001年撤牛佛区,将王大山乡合并到牛佛镇。至此,原牛佛区所辖范围,除庙坝、回龙单独成为建制镇以外,其余全部划入牛佛镇行政区划。2005年8月1日,牛佛镇由富顺县划归自贡市大安区行政管辖。

(二)

牛佛镇镇域属浅丘地貌,由构造剥蚀地貌、构造侵蚀地貌、侵蚀堆积地貌组合而成,属于自流井凹陷南沿,地势北高南低,海拔高程在280.5米~388米之间。构造剥蚀地貌占镇域总面积80%以上,地表丘陵错综起伏,主要形态为方山状低丘。丘顶为砂岩覆盖,其下砂岩、页岩重叠,丘坡呈台阶状。低丘间为冲沟和谷地,稻田密布。此外,境内平坝主要属于侵蚀堆积地貌,是较为完整的一级阶地,为新老冲积物堆积,土层深厚。镇域内有八大平坝,占原富顺县平坝总数的30%左右。镇域内有着丰富的水资源,宜养殖,益蚕桑,利航运。长江在四川省境内四大支流之一的沱江,流经牛佛镇域长达19.6公里。滔滔江水由北至南纵贯全境,将牛佛镇分为河东、河北两大部分。过境水量达95亿立方米,境内淡水面积达346.43公倾。沱江蜿蜒于镇内18个村和2个社区,涉及全镇60%地域。沱江在牛佛境内平均宽度为100多米,最窄处亦有40米,水深处为12米左右,水浅处为5米左右。除了沱江干流流经牛佛镇外,镇域内还有7条直接注入沱江的小溪。镇域内尚有山平塘417口,总面积为1815.4亩,总水量为190.8万立方米,其有效灌溉面积为13695亩,其中自流灌溉为7334.4亩。有水库6座,集雨面积达15.128平方公里,总库容不得为472万立方米,总水量为200万立方米,有效灌溉面积为6669.5亩,其中自流灌溉面积为1532.5亩。并有4座水库设有电灌站。以龙骨山水库为供水源的镇自来水引水工程,投资140万元,于1966年2月建成供水,日供水能力2000吨,自来水普及率达100%。2001年,已有电力排灌站12座,年运转抽水2831小时,提水60.1万方。有日产2.5万方水的城镇引水工程。农用提灌站15处,16条水渠环绕旱片地区。

(三)

牛佛镇土地肥沃,物产丰富。镇域地下蕴藏着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和盐卤资源。境内沱江流段产沙金,并有大面积的建筑用优质砂砾矿床,储量丰富。镇域属典型亚热带季风气候,四季分明,气候湿润温和,雨量充沛,日照充足,无霜期长,最高年气温37°C,年平均气温18 ℃左右,无霜期达354天,年降雨量1041毫米,常年主导风向为北风、东北风,平均风速1.8米/秒。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为农业经济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环境。镇域内土地宜粮、宜油、宜林、宜果、宜蔗、宜渔、宜其他经济作物的面积甚大,农副产品和多种经营的发展面广,产品丰富。粮油作物以水稻、小麦、玉米、红苕、油菜籽、花生为大宗,胡豆、豌豆、高粱、黄豆以质优见长。经济作物中的甘蔗、红萝卜、海椒、生姜、蚕桑等为传统著名产品。牛佛镇在清初即成为富顺县最大的甘蔗作物区,并与四川蔗糖主产区内江连成一片。牛佛种蔗、产糖早于全县。康熙十六年(1678年),牛佛地区从龙门镇梁家坝引进小芦蔗种植,其后逐步扩散到大河坝、晏家坝、谢家坝,肖家坝、张家坝、胡泗坝、曹家坝等种植。随着甘蔗产量增多,食用方法便从人口嚼渣咽汁变为石臼碎蔗取汁饮用。康熙二十二年(1684年),发明牛拉木碾压蔗取汁法,蔗汁经熬煮碗装冷却,制成碗碗糖。蔗糖产量逐增,容器也由碗装进化为桶盛或竹编糖包,成品称包子糖、桶子糖,但都是单一的紫黄色糖,统称红糖或水糖。18纪末,试做白糖成功。牛佛地区逐步形成了近代土法制糖的作坊设施和工艺规模。《四川劝业统计》记载,清宣统元年(1909年),全县种蔗3400亩,产清子225万斤,外销红糖1503万斤,销白糖7.2万斤。制糖作坊785家,牛佛辖区的作坊和产量占全县将近一半。至民国23年,牛佛辖区产糖就有336万斤,加上漏水糖,总产达500万斤,超过宣统元年全县产糖量的2倍多。濒临沱江河畔的几个冲积坝地,土地肥沃,历来盛产红、白萝卜,尤以红萝卜色红、个大、心细、脆甜而远近闻名。牛佛特产“红萝卜龙”远近闻名,是自贡饮食文化中的“三秀”之一,远销蓉、渝、沪、宁、汉等大城市及东南亚地区。1952年抗美援朝时期,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后,因严重缺蔬菜引起患雪盲症时,红萝卜干大量运到朝鲜,解决了志愿军战士们因蔬菜匮乏而缺少维生素的问题,为抗美援朝作出了贡献。牛佛镇水果品种以柑桔为主,有梨、桃、李、杏、桂圆、荔枝等十多个品种。位于牛佛镇双龙桥水库的园芝场,有果园面积145.73亩,主要栽培品种为“锦橙”、“罗伯逊脐橙”(俗称“罗脐”)、“碰柑”、“12号耐贮脐橙”、“柳橙”、以及“大红李”、“金蜜李”、“柚子”、“枇杷”等优良品种。1994年,“罗脐”、“锦橙”被评为市优、省优、部优产品,双双获得国家金奖。“12号耐贮脐橙”获得银奖,“锦橙”被评为全国第一名,获得总分最高。园艺场被确定为市、县“12号耐贮脐橙”良种“母本园”。

(四)

秦汉以降,本地土著居民就和迁入之汉人共同从事原始的开发与垦殖。明朝洪武4年(1371),朱元璋削平明玉珍在四川建立的大夏割据政权后,移湖广之民入川垦荒。由于牛佛地广人稀,自然条件优越,又有舟楫之便,移入者甚众。移民带来湖广先进的耕作技术和作物良种,以后,水稻在沱江两岸广为种植,优质小麦取代低产的原始麦类,经济作物如油菜籽、棉、麻以及畜牧养殖业都有很大的发展。今之牛佛居民中尚有洪武时移民后裔。到明代中期,牛佛成为富庶地区。明末清初,四川遭受战乱兵祸达16年之久,与富顺其他地区一样,牛佛农业生产遭受到毁灭性打击。顺治十六年(1659),清王朝统一四川,派官员来富顺地区视事时,“民之存者不一人,若能完其家室者,千万中不见一也,鸡彘绝种已数年”(乾隆《富顺县志》卷五)。康熙年间,清政府施以农耕优惠政策,湖广、江西、福建、广东农民陆续进入牛佛。一直到乾隆、嘉靖时期,从两湖、闽、赣、粤迁来的居民,带来江汉、岭南一带的先进耕作技术和高产品种。他们在荒废的土地上修梯田、筑塘堰、蓄冬水,广种水稻。玉米、红苕、桑麻等也开始推广,农业进入精耕细作时期。至清代中后期,牛佛已是省内著名的农业发展迅速的地区。民国时期,小农经济分散经营的生产方式和残酷的地租剥削,加上自然灾害和社会动乱,限制农业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加之军阀一年数征,天灾兵祸,匪盗猖獗,危害农事。国民政府统一川政不久,又爆发抗日战争,抗战结束,国民政府又发动内战。10余年间征兵拉丁,农村劳动力急剧减少。田赋征实和借购使农民承担沉重负荷。民国36年后货币剧烈贬值,社会经济凋敝,农业生产出现严重萎缩和后退,广大贫苦农民挣扎在死亡线上。与此同时,原本商贸繁荣、主产蔗糖的牛佛亦遭受极大的冲击。商业日趋衰落,手工业日益哀颓。蔗糖产销剧降。茧丝产量逐年下降,经济萧条衰败。解放后,经过减租退押,土地改革,彻底废除封建土地私有制,解放农村生产力。互助合作化运动。完成对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促进和发展农业生产。兴修农田水利,推广农业新技术,使农业生产得到不断发展。1957年比1949年,粮食总产量增长48.68%,农民人均纯收入增长68%。
随着农村生产力的解放,经济的不断发展,商业,手工业,交通,邮电等各个行业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1953年以后,国家对私营工商业实行利用、限制、改造的政策,1956年后,又实行公私合营。农村集镇的公私合营企业和合作商店(小组),由供销社领导和管理,或独立核算,自负盈亏,或联购联销,分散经营。1957年后,全镇城乡已建成以国营商业和供销合作商业为主,集体经营商业为辅的商业体制。解放以后,手工业获得恢复和发展。经过组织起来,集体经营到建立手工业合作联社负责对手工业者的管理和社会主义改造,已初步建立起地方现代工业体系,手工业合作企业和合作社开始向现代化工业企业发展。1958年的“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在兴修水利、开荒垦地、公路建设等方面,取得前所未有的成就。但由于生产建设上急于求成,不顾客观条件和实际效益,大刮共产风,搞“一平二调”,生产瞎指挥,事事“大办快上”,加上自然灾害,产量连年下降,农民生活困难,生产积极性遭受到严重挫伤,致使农村水肿病人大量出现,人口死亡率增多。粮食和经济作物产量及畜禽饲养量均低于1949年的水平。林业资源遭受到毁灭性的破坏。1961年,纠正瞎指挥和“一平二调”,实行权利下放,确定人民公社实行“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管理体制;并在生产技术措施上因地制宜,认真贯彻农业土、肥、水、种、密、保、管、工的“八字宪法”,农业生产又得到恢复和发展。到1967年,除粮食总产量接近过去最高年(1956)水平外,油、糖、麻、猪及农业总产值均超过了1956年的水平。1966年后,因“文化大革命”的干扰,经营管理制度取消,分配制度搞平均主义,农业生产曲折徘徊。但多数农村基层干部和农民群众坚持抓生产,在水利建设、改田改土、造林栽桑、农业机械等基础建设方面有新的建树,生产基本条件有新的改善,良种推广等农业科技也有新的进步,社队企业也逐步恢复且兴办,农业总产值缓慢上升。1976年以后,经过纠正“左”的错误,在农村普遍推行以户营为主的联产承包责任制;合理调整农村产业结构;提高农产品收购价格,改农产品统购制度为合同订购;开发农贸市场,建立多渠道流通体制;提倡科技兴农,加强农业科技成果的应用推广和农业基础建设,使农业出现蓬勃生机。同时发挥牛佛地区资源优势,先后建立起粮食、柑桔、烘肘、食品罐头等商品生产基地。农林牧副渔各业的总产值,产量一直保持稳定的增长,乡村企业亦蓬勃发展,农民收入显著增长,生活水平明显提高。1987年与1949年比,粮食总产增长1.96倍,生猪增长8.35倍,农业总产值增长3.61倍,乡村企业产值增长86.28倍,农民总产值增长3.61倍,乡村企业产值增长86.28倍,农民纯收入增长7.3倍。生产发展,收入增加,农民生活普遍有较大改善,多数农民基本解决温饱问题,部分农民开始走向富裕道路。但至今为止,农村还有约占农户10%的农民,因为劳力弱,人口多,底子薄等原因,无力发展生产,增收加入,仍处于贫困状态。1979起,镇政府民政加强对贫困户的扶持,促使其发展生产,增加收入,以使其尽早脱贫致富。

(五)

解放前,牛佛农村有手工作坊和家庭副业,以及泥、木、石、篾、漆五匠工人。多采用手工操作,规模较小。基本依附于农业,以糖坊、烤酒、油坊、面坊、篱房和加工业为主。解放后,恢复农村手工业和家庭副业。1952年,有、兼手工业者分别合并为集体组织或转作其他行业。1956年,农业合作社建立后,开始兴办集体农副产品加工、农具修建等,作为合作社副业收入,纳入年终分配。1958年,人民公社建立,社队企业增多,兴办集体工业、运输、建筑等业。由于“左倾”错误,加上三年困难时期,把社队企业作为资本主义尾巴来割,把企业人员列入“弃农务工、弃农经商”者进行批判,限制发展。1970年后,社队企业有所恢复,但发展缓慢。1972年,公社建立企业办公室,由区农机站管理业务,但行业单一,规模较小。1976年,结束文化大革命,制定发展规划,兴办部分企业,是年总产值明显增长。1978年后,贯彻落实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随着党的工作重点转移,依靠国营企业、兴办社队企业,由单一行业发展为多种行业,运输、建筑业相继扩大。1985年后,社队企业改移乡镇企业,推行各种形式的经营体制,实行招聘、承包、租赁制,发展横向经济联合,乡(镇)、村、组、联营、个体5个轮子一起转。引进资金、增加投资,改造设备和技术。1992年,乡镇企业总产值259.96万元,比1986年的136万元增长1.86倍。1993年后,不断改革管理体制,改革经营体系,发展私营、联营、个体企业,第三产业增多,同时向外扩展,提高产品质量,增加出口创汇产品。乡镇企业已成为牛佛镇主要经济支柱。2000年,乡镇企业总产值1.73亿元,比1992年增长24.8倍。2001至2005年,根据牛佛镇的地理位置和优势,制定“十五”规划,坚持一条主线“工业强镇”,培植“二个园区”,推进“三化进程”(工业化、城镇化、农业产业化),壮大“四大产业”(新材料、化工化纤、加工制造、餐饮休闲),即“1234”战略计划,招商引资不断深入。2006年,牛佛镇乡镇企业总产值增长到3.5亿元,在2000年的基础上净增长两倍。
在北岸大石包至石梯坎立碑为界,定为义渡大码头。义渡船只摆渡,自黎明起至二更为止,遇有急事需过渡者,不受时间限制。自此,牛佛渡又增加了一道亮丽的义渡风景线。因义渡闻名,招来更多客商,牛佛码头更为热闹。在清代以封建农业经济为主的时期,牛佛已成为具资本主义雏型的商贸大镇,并形成了九街十八巷的格局。各地商贾到此经营,并大修会馆。这些祠堂会馆,号称“五省八庙”。由于人口众多,市场繁荣,连外国传教士也较早来到牛佛,建立起天主教堂和福音堂,将西方文化渗入了牛佛的部分建筑中,形成了中西合璧的特色。牛佛本地制糖业发达,所产之糖在清末已成大宗商品,运销湖北宜昌、沙市、武汉及两广地区。内江糖区所产红糖销往川内外,也都经由沱江运到牛佛转销或直销。不仅盐道和糖道汇聚于牛佛,由重庆、荣昌、永川而来的百货运销大山铺、自流井盐场等,也必经此地。车马喧嚣,舟楫匆忙,物流频仍,商贸繁盛,素有“扯不空的牛儿(佛)渡,塞不满的大山铺”之誉。牛佛镇盐帮、糖帮、米粟帮、菸帮、船帮等行业帮会林立,钱庄、堆金会、当铺遍布,远非一般场镇可比。民国20年,中国银行在牛佛镇贺乐堂设立办事处。此为富顺县首家银行机构,极大地促进了牛佛商贸的发展和繁荣。因得山川之利,牛佛历来不仅为商贾云集之地,也是兵防要塞。1859年秋,李永和、蓝朝鼎在云南大关牛皮寨起义,称顺天军,李永和称顺天王。次年元月攻占自流井。九月下旬,起义军各部齐集于牛佛,以此为军事基地。是年冬,李永和、蓝朝鼎领导的义军在牛佛镇天后宫召开了它革命史上唯一的一次极其重要的大型军事会议。牛佛镇天后宫,面对牛王山,背倚后山坡,俯临滔滔不绝的沱江河,是一座布局严谨,规模宏伟的宫殿式建筑,李永和以天后宫为顺天王府。门前双狮子街,被命名为御街。故民间流传有李蓝起义军曾在牛佛建都之说(注:正史无考)。

(八)

现在的牛佛镇,各项基础配套设施齐全,经济发展己有一定基础。城镇建设有较大发展,建成区面积220公顷。牛佛邮电局现有程控电话装机容量5000门,实现村村通电话,联通130网中国移动网接收站各一个,闭路电视转播站一个,广播电视覆盖率100%,有10KV供电专线及配电所供镇区用电,以龙骨山水库为供水源的牛佛镇自来水引水工程于1996年2月建成供水,日供水能力2000吨,自来水普及率达100%。穿越镇域境内水泥公路有自贡至隆昌的太大路,富顺至牛佛的富牛路,有富庙路共三条,境内长度45公里,各村均有水泥公路相通,总长192公里左右。水上交通沱江河航道20公里。民用天然气己于95年建成通气,城镇气化率80%。进入21世纪以后,牛佛镇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断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全镇经济发展持续保持强劲势头。2006年,全镇乡镇企业总产值实现3.5亿元,其中工业总产值实现2.1亿元,农业总产值1.68亿元;财政收入增加到292.8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增加到3226元,城镇居民收入显著增加。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道路上,牛佛镇正向前迈着坚实的步伐。

正文部分到此结束

本文固定链接: http://xdblog.net/780.html | 小冬's Blog | +复制链接

文章转载请注明: 牛佛古镇 | 小冬's Blog

您还可以继续浏览: 自贡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牛佛古镇: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

* *

快捷键:Ctrl+Enter
来自的朋友,欢迎您 点击这里 订阅我的博客 o(∩_∩)o~~~
×